VIPyzЩ.CΟM 轻点,好疼

活色生香的约炮之旅(NP高H) 作者:久夜白

VIPyzЩ.CΟM 轻点,好疼

      某酒店房间里,一男一女正干得热火朝天。
    “啊…轻点,嗯…”
    女人声音娇媚带着哭腔,“都说叫你轻点,啊…好疼…”
    沙哑磁性的男中音响起,“一会儿就不疼了,忍一忍,啊…好爽,你好紧啊,啊…处女就是不一样,嗯…你下面的嘴吸得我好爽,嘶…”
    明玉开始后悔了,她原本以为杜文谈过恋爱也和女人做过了,经验应该还行,没想到自己的初体验这么糟。
    这事得从一个小时前说起。
    “今晚我去找你吧。”
    看着手机微信跳出来的消息,明玉怔了一下,给她发消息的人名叫杜文,是她在某个贴吧认识的网友,后来两人互加了微信?
    明玉和杜文认识那会儿他才刚毕业,刚和初恋分手。
    而明玉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一年了,两人虽然同龄,明玉却称得上是杜文的前辈。
    两人互加了微信以后聊了很多,杜文聊了他的初恋女友,两人怎么相识相知相恋。
    没几天杜文就说两人聊得挺投缘,要不要出来一起吃饭。
    被明玉拒绝了,那时候她刚换了新工作,正是适应期,没心情见什么网友吃饭。
    后来杜文又发出了几次邀请,都被明玉拒绝了。
    明玉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她知道自己其实灵魂是淫荡的,但是还没放下那块遮羞布,还做不到随便和男人搞。
    在不熟悉的人看来,明玉是个长相文静,却很高冷的人,话不多。
    只有明玉自己知道,她有一颗放荡不羁的心和寂寞难耐的灵魂。
    从很小的时候她就有性意识,会自己躺在床上,把衣服堆得高高的,整个身体爬在衣服上,堆高的部分对着自己得下体。
    就那样前后左右的摩擦,蹭来蹭去以此从中获得快感。
    虽然那时候她不懂这就叫自慰,但是她觉得很舒服,每次大人不在身边就自己这样在床上蹭,有时候是叠成一团的被子,有时候是堆得高高的衣服。
    扯远了。
    明玉身体虽然饥渴,但是遮羞布还在,所以虽然内心很想答应杜文的邀约,她还是拒绝了。
    并且告诉杜文她还是处女,不想这样随便和个不认识的人约。
    杜文虽然屡败屡战,但是没有放弃,两人加了微信聊了也两年多了,每隔段时间杜文都会发这样的消息过来。
    两年时间杜文谈了一个女朋友,没几个月又分手了。
    现在杜文的消息又来了,每次不是说我去找你,就是一起出来吃饭。
    但是明玉知道,不可能这么简单,成年男女之间那些事谁还不知道呢。
    以前她都是拒绝,这次她不想拒绝了。
    她回了一个字,“好。”
    但是明玉没让他来自己住的地方,而是直接约在酒店见面。
    今天就成全杜文,也成全自己。
    明玉把房间号发过去,自己先去洗澡,刚从浴室出来就听到敲门声。
    明玉围着浴巾一边擦头发一边去开门,“来了。”
    明玉把门打开看也没看杜文,自己就往床边走,披着一头湿发,双手以上和大腿以下都露在外面。
    明玉皮肤很白,天生的那种莹白,在灯光的映射下更是像块上好的白玉,仿佛发着光。
    杜文推门进来看到明玉婀娜多姿的背影,愣了一下,他以前只见过明玉的照片,两人今天还是第一次面基,没想到竟然是在酒店。
    杜文身高174,人不算高,比较瘦,但是有腹肌,经常锻炼身体,皮肤微黑,浓眉大眼的。
    说不上多帅气,但是人长得精神,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去洗澡吧。”
    明玉回头看了她一眼,眼里没太多情绪,仿佛杜文是个老熟人,而不是第一次见面的网友。
    等杜文洗澡出来的时候明玉已经躺在床上了,杜文围着浴巾走到床边看了她一眼,明玉侧躺着玩手机,见杜文出来了就把手机放下了。
    “我是第一次,你一会儿弄的时候轻点。”
    杜文嗯了一声,把浴巾一扯就上了床,明玉看了他的腿间一眼,仿佛被什么刺到似的不着痕迹的移开眼睛。
    男人下面真人的她也是第一次见,以前看过的视频不算。
    又粗又白的一根,潜伏在一片茂密的黑草丛里,只有一个头和部分身体露在外面。
    已经是半勃起的状态了。
    杜文掀开被子看到什么都没穿的明玉,终于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这么急,自己都脱好了。”
    明玉白了他一眼,“要做就赶紧做,一会儿我还要回去。”
    杜文虽然从以往聊天中就知道明玉不是个有耐心好脾气的人,没想到两人第一次约炮她竟然也这么没耐心。
    小样,一会儿有你受的。
    杜文收起脸上嬉皮笑脸的表情,“行,那我就开始了。”仿佛要吃什么大餐似的。
    明玉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再怎么样她都是第一次,虽然表面装作若无其事,内心还是很紧张的。
    只能死死的崩着一张脸,装作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杜文看她一副如临大敌的的样子,笑了,“你这是要做爱还是要上刑场啊,这么苦大仇深的样子。”
    随后想到什么,他眉毛上挑,嘴角擒笑的看着明玉,“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明玉故作不耐烦的催他,“能不能快点,一个大老爷们婆婆妈妈的,还能不能行了。”
    男人最不喜欢别人问他行不行,杜文恶狠狠的瞪了明玉一眼,“行不行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拉开被子他就整个人饿狼扑食的向明玉扑去,明玉吓了一跳,“啊,你要死啊。”
    杜文不说话,双手目标明确,朝着两个顶端樱红的大包子扑去,一手一个的握在手里,一边揉嘴里一边挑衅明玉。“等着好好享受吧。”
    明玉的胸除了自己根本没被第二个人碰过,当杜文的手握住它的时候她身体僵了一下,感觉很奇怪。
    和自己平时洗澡的时候自己摸起来是不一样的感觉,只觉得酥酥麻麻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

VIPyzЩ.CΟM 轻点,好疼

- 肉文书 https://www.rouwe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