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一章:我不管妳床上有谁,只要妳心中有

野有蔓草 作者:肉形石

一三一章:我不管妳床上有谁,只要妳心中有

      原婉然闹不清赵野问话底意,呆呆“啊”了声。
    赵野低头向她凑得更近,“为什么刚刚避着不看我?”
    她这才会意,乌溜溜的杏眸一低,“我慌了……”
    赵野紧迫盯人,“为什么?”
    原婉然白嫩双颊洇开红晕,“想到前一夜我和你好,转头又陪你大哥……”
    赵野微怔,“就为这事?”
    “嗯。”原婉然抬手摀住脸,由十指后闷声相应,“好像戏台上的负心汉,见一个,爱一
    个……”
    赵野拉开她掩面纤手,“嫁双夫本该如此,不管妳陪谁,都是尽妻子责任。”
    “我担心你们难受。”
    “自然难受。”
    原婉然一凛,向赵野瞧去,“相公?”
    “昨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由自主总要留心妳那儿有无动静。”
    原婉然双颊火燎,果然赵野留意了。
    赵野道:“妳那头隐约床榻摇动,过了好一会儿,我听到妳声音。”
    原婉然把双眸闭得小脸皱起,准是那时她憋不住快感,叫了出来。
    赵野偏头,轻啄她樱唇,与她额头相抵,“婉婉,谢谢。”
    “咦?”原婉然睁开黑润眸子眨了眨。
    “妳顾念我,隐忍不出声。”
    “相公……”原婉然抚上赵野脸颊。
    怎么办?自己原意两头周全,却一头都不曾周全。
    蓦地她心头揪紧,她已留心顾及赵野感受,赵野依旧难受,那么教她顾此失彼的那
    个“彼”——韩一可不更加心酸?
    若非螓首抵住赵野额间,原婉然简直抬不起头。
    韩一好容易回到家,她却又忽略他。
    “婉婉,”赵野道:“我难过,却也一颗心落到实处。夫妻仨便是这么过日子,我必须正
    视。”
    静了半晌,他轻声道:“其实大哥最有资格抱怨,他本可独占妳,妳眼里也只有他。若非他让
    我横插一杠,这辈子我想得到妳多瞧一眼都不能。”
    赵野话中似有若无一股怅惘,把原婉然一颗心沉沉往下坠。
    “我害你们兄弟俩难过……”
    “你无须自责,”赵野搂住她,“只要能和妳厮守,这点烦恼算什么?我情愿烦恼。大哥昨晚
    选择与你同床,便也是这般意思。”
    两人絮絮诉了会儿衷肠,原婉然心绪平复些,突然福至心灵,因问道:“相公,刚刚你问我为
    何眼神躲避,我答话后,你反问‘就为这事’。那么,你原当我为了什么不看你?”
    赵野素来口才便给,此刻倒教她问住了,迟不答言。
    “相公?”
    他直起背脊,稍微松开原婉然,郑重凝视。“你听了不准生气。”
    “我再不气你的。”
    他别开头,侧脸鼻梁高挺,轮廓分明。
    “大哥太好,我当你心神教他吸引走了,无暇留意我。”他瞥向前方院墙,状似若无其事,耳
    垂却有一片可疑红晕,清楚明白映入原婉然眼帘。
    “相公。”原婉然绵绵唤道。
    “嗯。”赵野应道,高傲矜持昂着侧脸,继续眺向前方一片空白的院墙。
    原婉然小手攀在他肩头,踮起脚尖附上他耳畔,“我爱相公。”
    赵野像中了定身术,怔了一息工夫,猛然回头。
    那年头的人不兴直言情爱,因而两人缠绵至今,晓得彼此心爱,但从未想到直截了当说“我爱
    你”三字。
    “你爱谁?”他捧住原婉然粉颊问道,眸子煌煌焚人。
    “爱相公啊。”原婉然红着脸道。
    “你爱谁?”他又问。
    原婉然会意了,“婉婉爱赵野。”
    她斟酌着该不该同时言明自己对韩一亦有情,赵野已搂住她纤腰,将人抱了起来亲嘴。他占据
    他的小妻子唇舌,如饥似渴,彷佛啜饮生命甘泉。
    当他吻到原婉然喘不过气,这才恋恋不舍松放人。
    “婉婉,”他牢牢抱住她,与她耳鬓厮磨,“我不管妳床上有谁,只要妳心中有我。”
    天香阁里,田婀娜坐在寝间妆台前,将珠宝插戴上头。
    她趁空由镜里望向赵野,“你口头说得漂亮,心头究竟如何?”
    赵野倒骑椅子,双肘枕在椅背搭脑(椅背最上端横梁)交叠,头埋在臂肘间。
    “简直要疯了。”他说。
    他那漂亮话语出衷心,可是初尝嫉妒滋味,尚不熟谙排解之道,压伏得吃力。那晚他紧搂原婉
    然,吻遍她羊脂玉体,深深进入她。
    他变尽法子在她身上留下自家印记,清楚听到自己心中有把声音在叫嚣:“是我的!她是我
    的!”
    田婀娜问道:“小嫂子知道你拈酸吃醋?”
    “她知道,只不知道我有多嫉妒。”赵野抬起脸,下巴搁在肘上,“不能教她发愁。”
    田婀娜软声道:“你们三人相爱,总会找到出路。”
    “必须如此。这些天大哥和婉婉不在,他们好好相处,我也趁机收拾心绪。”
    “韩大哥和小嫂子上哪儿了?”
    “婉婉在翠水村武神庙许过愿,祈求大哥平安还家,她带大哥回去还愿。”
    赵野说完,留意眼角余光五彩缤纷。
    田婀娜立在妆台前左右侧身照镜子,满头珠光宝气,十指戴满戒指。她颈间长长几串碧玺、石
    榴石、祖母绿、蜜蜡各式宝石璎珞;两手五六只镯子,其中一条缠臂金,黄金打造、诸色宝石
    镶嵌的钏子由手腕环绕,蜿蜒至上臂。
    整个人俨然一座小宝塔。
    赵野奇道:“你一锹掘了个金娃娃,发横财了?几日不见,添上许多首饰。”
    “虽不中,亦不远矣。”田婀娜笑盈盈回身向他,眼睛都没了缝,“托你和嫂子的福,寻了个
    上品孤老(嫖客)。”
    赵野奇道:“怎么说?”
    “你鎯铛入狱,我不是过去探监吗?在牢中遇上一个熊也似囚犯,竟是钦查国质子,吃醉酒斗
    殴闹事,给关进牢里。他在牢里见到我,上了心,寻来天香阁。”
    “你品评他上品,对你自然不坏。”
    田婀娜点头,头上珠饰沉重,教她抬起头有些吃力。
    “他打赏大方,出手爽快,还不黏人,两天来一次,我便能匀出时间接待其他孤老,谁都不疏
    远。”
    “当心点,万一质子回国要带走你可不妙。教坊使惯会讨好贵人,一准拿你做人情”
    “谢你提醒,我理会得。——对了,金金旺最近如何?”
    “最近他异常勤奋,每回交上功课便是厚厚一沓画。怎么,他这般发愤图强,可是你同他说破
    你不是他想像中的天人?”
    田婀娜嫣然道:“没呢,难得被误认成菩萨心肠,我才不说破其实自己是罗刹女。我就劝他男
    子汉大丈夫,别沉湎儿女情长,立一番事业要紧。”
    “你既对他无意,我再派他更多功课。他忙不过来,兴许能淡下心思。”
    “这样好,他人不坏,我不耽误。”田婀娜说完静默一会儿,若有所思,忽然耸肩一笑,又是
    那风流灵巧的北里名花。
    (.)()(.)作者留言分隔线(.)()(.)
    Ⅰ罗刹女:按维基百科的定义,“罗刹女则如绝美妇人,富有魅人之力,专食人之血肉”。
    Ⅱ小天使们最近过得如何?疫情还没消失,大家别掉以轻心,要小心防范
    看更多小説儘在ΗàìτànGSんùωù(海棠書屋)點CǒM
    --

一三一章:我不管妳床上有谁,只要妳心中有

- 肉文书 https://www.rouwe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