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侯之怒

蘩妃 作者:上官玛丽

诸侯之怒

      灭兕与樵后,卓来在樗国中建立宏伟的藏室,收贮从各国掠来的图书简册。喓喓随叔吉甫学习过阅读,长日无事时,便驱羊车前去藏室消磨时光。
    向晚归来,庭园门外的梨树上拴着卓来的青骢马,几个侍臣寺人拱手端立。
    小婢上前低声禀报,“国候您多时了。”
    喓喓道:“不妨。”
    入室来,见卓来低头站在盥洗架前,鼻孔滴血,一滴滴落入陶盆内、洇开。
    喓喓惊道:“您在流鼻血!”
    卓来瓮声道:“我血气旺,春秋常如此。”
    喓喓递巾帕与他,却被他拂开,“让它多流一会儿,把我体内该死的兕嬉氏之血都流光吧。”
    喓喓被他孩子气的话逗笑了,“哈,您分得清哪一滴是樗娜氏的血,哪一滴是兕嬉氏的血?”
    卓来也笑了,示意她换水。止血洁面后,在她的服侍下,换上干净的素色絺衣衣。他原就生得高大轩昂,因常年习武,肌肉坚实,触感若大理石。
    隔间内已摆下晚饭。
    喓喓递与他箸,“青媛好些了么?”
    卓来面色一沉,“她的病都是伯嬉耽误的,若一开始就请医调治,当不至此。”
    喓喓劝慰他,“服过我的药,约半年可痊愈。”
    灭烛歇下后,卓来并无动作。这几日,他白天操劳军国,夜晚和伯嬉一起看护女儿,着实累了。
    喓喓侧身卧,听着他山呼海啸般的鼾声,有些庆幸。卓来的性器极硕大,交合时极粗暴,她堪堪承受,总是痛楚多于欢愉。
    黎明时,腿心忽然一痛,将喓喓从睡梦中惊醒。卓来沉重地压在她身上,阳具分开粉嫩的花瓣,向深处的蕊心推送。
    纤细的花径渐次撑开,为他的灼烫坚实所充满。喓喓颤抖着张开腿,小心地调整呼吸,尽力容纳、忍受他的入侵。
    她还是干涩的,他已抽送起来,顶到最深处,拔出,复又狠狠顶入。喓喓痛得几乎噎住,双手无力地抵住他的胸膛,被他捉住,按在身侧,同时未停下强暴。
    喓喓随着他的奸虐,发出娇弱欲泣的呻吟。
    卓来听了,淫兴愈炽,性器胀大几分,进出她的频次更繁,动作更粗野。拨开她凌乱的发丝,欣赏她被奸得苍白虚弱的容颜。
    鹰搏兔一般,猛地低头,咬住她雪白纤细的脖颈,重重地啃吻。抓住她的娈乳,恶意地揉捏。
    喓喓呻吟着,眼角溢出晶莹的泪滴。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卓来终于射了,将连日来蓄积的精液喷洒在她蕊心。
    喓喓昏厥中被烫到,不可抑制地战栗。
    卓来拔出阳具,丰沛的精液混着缕缕血丝,自少女被凌虐得红肿泥泞的花心里淌出,滴到卧席上。
    他觉得自己很禽兽,同时快意极了,稍事休息,又奸她了一次。
    喓喓近午才醒来,头晕晕,腿心钝钝地痛,身下一片冰凉湿渍,是交合时两人流出的体液。
    想起从前和叔吉甫在竹林偷欢,时常感到委屈,觉得他只顾自己快活,总是教她痛。而今有了对比,才明白自己错怪他了。和卓来相比,叔吉甫真可谓彬彬君子。
    卓来昨夜如此暴虐,无非是心中愤郁。青媛生病是一个原因,庄嬉的不安分是另一个。
    他二十一岁当上国君,花了两年时间整顿国政,先吞并了两个小国壮胆,第三年便挥师北上,以弱胜强,灭掉了骄横的大国兕——他的舅氏之邦,他母亲的故国。
    多么深刻的恨,多么可怕的怀恨之人!
    菖蒲报黑肩候见。
    喓喓艰难地爬起、穿衣。塰棠書屋導航詀:んāǐㄒāΠɡSんЦωù(塰棠書屋)。℃哦м
    --

诸侯之怒

- 肉文书 https://www.rouwe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