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掌心捧着白花花的奶子,掂了掂

糙汉和娇娘(1V1 H) 作者:月半喵

005 掌心捧着白花花的奶子,掂了掂

      水汽袅袅在粗鲁男人的身上,连这简陋昏暗的泥房子都显得不真实,让女人有一时间的慌神,
    仿佛回到了一个月前。
    她还是身娇肉贵的大小姐,三四个丫鬟成天围着她转,娘亲慈爱,父亲严肃,全都将她视作掌心宝,疼爱又宠溺,不约而同的念叨着,“我们家的闺女再过几个月就十八了,到了出阁的年纪,一定要在京城里选个好儿郎,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一生衣食无忧,幸福美满”。
    那些话,言犹在耳。
    可是她的身边,只剩下了冰冷的水,还有记忆中浓的散不开血腥味。
    父亲被官兵抓走了,母亲为了护住她死了,身体一点一点的变凉,是她清楚感受到的。
    仇恨,充斥在女人的眼睛里,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
    萧荆走近了,看了女人一眼,拉了一条凳子放到了坐倒女人旁边,长腿分开,踩在大木盆的两边,倒像是又把女人笼罩住了。
    他用木瓢取了热水,哗啦啦的倒在大木盆里。
    动作很大,飞溅起来的热水落在女人赤裸的肌肤上,烫地她一个颤抖。
    女人眼中的怔罔飞快消散,又变成了恶狠狠地等着萧荆。
    萧荆不闹不怒,卷起袖子,伸手到大木盆里帮女人洗澡,并警告道,“不想再被我打屁股,就乖乖坐着别动。”
    女人咬了咬牙,用力地瞪一眼,满是不甘心,可是想到泡在热水中依旧火辣辣发疼的屁股……她紧了紧眉心,用力的一个扭头,不再看萧荆一眼。
    她已经落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多少也有些认命的情绪。
    活着,她必须活着。
    这是母亲临终前,对她最后的叮嘱。
    萧荆先帮女人洗头,他一个大男人,抓着一大把又黑又长的头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最后只能倒了水,沾湿了头发,当搓衣服一样搓洗着。
    他力气大,下手也没个轻重。
    女人的头皮被拉扯了好几次,也不吭声,就那样忍着。
    萧荆最后是看到他的手指上缠着好些掉落的长发,这才放轻了力道,一点一点的搓揉着,还不忘给女人洗了洗头皮,从发根到发尾,都干干净净的。
    到后来,萧荆也洗出了经验。
    女人的发丝柔顺,会顺着水流轻轻的散开,就跟漂浮在湖面上的绿萍一样。
    他放下头发,取了热水,从上往下淋,袅袅的热火沿着女人发丝往下滑,一半落在肩膀上,一半落在后背上,顺滑的飘散。
    洗完了头发,接着是身体。
    萧荆做惯了粗活,手指粗糙,跟长了倒刺一样,倒是没直接摸上去,而是抓了一块布,上上下下的擦着。
    哪里沾了污渍,就擦哪里,很细心,一小点的地方都不错过。
    洗着洗着,女人原来的肤色也露了出来。
    白。
    很白。
    沾着水,耀眼的白。
    就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萧荆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买了个宝贝,他的指尖偷摸了几下,滑不溜丢的,最上号的丝绸也不过如此。
    啧。
    他在心里啧了一声,本来就是他的女人,要摸就光明正大的摸,还偷鸡摸狗的干什么,先验验货再说。
    萧荆洗完了女人的手臂,沿着咯吱窝往前身,摸到了女人的胸部,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了那块布,粗糙的掌心一下子捧住了女人白花花的奶子。
    更滑,更软。
    他掂了掂,跟掂重量一样,这对玩意儿,可比他想的白面馒头重多了,手指掐下去,软软的下陷,周围白花花的肉都弹起来了。
    要是能吃在嘴里,口感一定很好。
    萧荆一不留神没控制住,抓着女人的奶子来回亵玩着,敞开的大腿中间,一根又粗又硬的棒子,把裤裆高高地撑了起来。
    等他回过神来,女人白花花的奶子上,已经多了好几个鲜红的手指印。
    就像他留下的记号一样。
    这对大奶子和这个女人,都是属于他萧荆的。
    ——
    34珍珠了,50就加更拉~\(≧▽≦)/~疯狂暗示。
    --

005 掌心捧着白花花的奶子,掂了掂

- 肉文书 https://www.rouwe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