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ǒùяǒùщù。οяɡ 001 买了个娇娘子

糙汉和娇娘(1V1 H) 作者:月半喵

яǒùяǒùщù。οяɡ 001 买了个娇娘子

      萧荆用二两银子从人贩子手中买了个女人回来,现在这个女人正浑身赤裸的坐在他的木板床上,对他露出凶狠的目光,还在他的手背上抓出了三条血痕印子。
    他跟这个撒泼的小女人对峙着,对于家里突然多了个人,脑袋还有些发懵。
    这事情要从一个小时辰前说起。
    萧荆是一个猎户,每隔三天往镇上的酒楼送些野味,换点银子为生。
    他一早上山,从设置好的陷阱里收了两只野鸡,还捉了一只肥硕的野猪,逮了之后全部送到了老主顾的酒楼里,结算了二两银子。
    拿着银子,萧荆原本想去镇子东边的铁匠铺,订制一把上好的弓箭。
    他射箭准,有了弓箭后,就不用满山设陷阱了,也不怕捉到的猎物逃走了。
    走过热闹街市的时候,萧荆的裤腿突然被人抓了一把。
    那力道很轻,他抬脚的力道大,一下子就甩开了,可是他还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
    萧荆看到了被关在狭窄木笼子里的女人,全身脏兮兮的,被迫弯着身,身上的衣服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一头长发跟鸟窝一样乱糟糟。
    一只纤细的手臂从木笼子的缝隙里伸出来,正是之前抓他裤腿的,可是此时也无力地垂在地上,手指细长,可惜占满了泥渍,指甲缝里也黑黑的。んAιταńGSんùωù(海棠書ωù)'.Còмベ
    女人大概也没想到萧荆会停下来,缓缓地抬起了头。
    纷乱的发丝中露出女人的半张脸,一样是脏兮兮的,勉强能看出来鹅蛋脸,小嘴,鼻头也小,一双眼睛倒是大,也不怕人,乌溜溜的盯着他看。
    只不过左边的额头上有个伤疤,估计有一阵子了,伤口结了疤,可是干涸的血迹变黑了还粘着。
    破了相的女人,卖不上什么好价钱,人贩子才会把她塞在木笼子里,当畜生一样出售着。
    在这个战火纷飞,政权动荡的时代里,这是经常有的事情,萧荆之前也见过不少,他都没生出过恻隐之心。
    可是这一回,他却停下了脚步,驻足看了良久。
    这个女人明明狼狈又落魄,可是那双眼睛,却清亮的骇人,就算被折辱的关在笼子里,眼底依旧带着一股隐隐的桀骜,不屈不饶。
    就跟一只小爪子一样,轻轻抓了一把萧荆的心。
    萧荆曾经在山上抓到过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一条腿都被他的陷阱夹住了,却从头到尾都在不断挣扎,痛得嗷嗷叫都没停下来。
    他故意等了三个时辰,再回去收猎物。
    可是没想到,狐狸在看到他靠近后,碧蓝的眸子闪了闪,眸光狠厉,竟然想转身咬断受伤的腿逃走。
    就算少了一条腿,也不愿意成为人类的玩物。
    这畜生,都比混沌度日的人活得高傲。
    萧荆最后打开陷阱,放走了那只狐狸,而如今,他在这个女人身上,看到了跟那只狐狸一模一样的眼神。
    “她多少钱?”萧荆指了指木笼子里的女人,问那人贩子。
    人贩子见萧荆一身粗布麻衣,贫穷落魄的模样,也没当他是真的要卖,以为是凑热闹的,就随口报了个价,“二两银子,恕不还价。”
    这年头,一两银子能让三口之家一个月吃上饱饭,二两银子买一个又干又瘦又破了相的女人,可以说是天价了。
    但是萧荆没有犹豫,从裤腰里掏出刚结算来的二两银子,递给人贩子。
    他粗声道,“给你。”
    人贩子见到银子,立刻眼泛精光,没想到这乡野猎户竟然这么有钱,忙热络道,“爷,你再看看这边,这里还有几个呢,价格虽然贵点,可是比这脏女人漂亮,还温柔体贴,买回去做娘子暖被窝正好。”
    “不用换,我就要这个。”萧荆连看都没看一眼,就盯着木笼子里的女人。
    女人听得懂他的话,眼神动了动,并没吭声。
    人贩子见萧荆坚持,又说道,“爷,我也是诚信做买卖的,人是你选的,要是以后有什么问题,我这里可概不退货的。”
    萧荆懒得废话,直接把银子塞进了人贩子手里。
    他一俯身,也不用钥匙,手臂一用力,精实的肌肉快速的紧绷隆起,只听见卡擦一声,直接掰断了一根粗木头,将女人从木笼子里抱了出来。
    这一幕,不仅人贩子看傻了,连女人也呆住了。
    ————
    新文,日更,保证质量,跟着阿荆一起吃肉肉。
    喜欢的小天使们别忘记收藏和喂投珍珠~
    投珠的方式是在文章内容简介上方的“我要评分”,点击后确认送出就可以了哦!
    --

яǒùяǒùщù。οяɡ 001 买了个娇娘子

- 肉文书 https://www.rouwe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