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ō-18.てōм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是鬼它会

18禁真人秀游戏 作者:doremi

Ρō-18.てōм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是鬼它会

      回到黑房子,苏邢跟在黑夫人身后登上了二楼。
    二楼没有开灯,阴森森的冷风无孔不入,苏邢摸索着墙壁上的开关,打开了过道顶上的小吊灯。
    昏黄的光芒瞬时消融了黑暗,面前披头散发的女人反而成了最恐怖的存在。
    苏邢想起了贞子,一头黑发遮脸从电视机里爬出来,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能使无数人夜里失眠。
    “邢邢。”
    黑夫人站在房门口唤她。
    “我马上过来。”
    苏邢摒弃杂念,快走到她身边,听她说道:“再往前就是浴室,你洗完澡再睡。”
    “好的,妈妈。”
    苏邢听话的回道。
    黑夫人没再说什么,打开右边房间的大门走了进去,苏邢趁门开出一条缝隙,轻轻地踮起脚尖往里头张望,房间里太黑
    了,她什么也看不见。
    黑夫人一个闪身,大门哐当一下就关上了。
    苏邢垂头丧气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从衣柜里拿出崭新的黑色棉质睡裙与内裤,她准备去浴室洗个澡,再好好地睡上一觉。
    独自走在狭窄昏暗的过道里,苏邢放慢脚步,深刻感受着这个房子的寂静。
    路的终点是一扇黑色大门,门上倒挂着一把银制十字架。
    苏邢鬼使神差的想去触碰它,手伸到一半胸口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她嘶的一声收回手,左手手腕上的血色玉镯竟然又
    浸出一滴鲜血来。
    翻看手腕,和在休息处一样,上面显现出了两个浅红色字体——危险。
    这是指门上的十字架危险?还是指门后面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苏邢踌躇不定,想转身回房又怕被黑夫人看出端倪。
    真人秀第一天,她不能留给黑夫人不好的印象,还是随便洗洗,交差了事吧。
    鼓起勇气打开那扇黑色大门,苏邢按下大灯开关,一间干净简约的蓝白浴室映入眼帘。
    似乎……没想象中那么可怕。
    苏邢静下心,火速放满半缸热水,脱掉身上的晚礼服,躺了进去。
    不过才浸泡了一两分钟头,胸口那阵刺痛感又袭来了,她再次翻看手腕,浅红色的字体颜色变成了深红。
    有什么不对劲。
    浴缸里的热水在迅速冷却,头顶上的大灯啪嗒一声爆灭了。
    黑暗中,水里咕嘟咕嘟的开始冒泡,苏邢赶紧从红色骨戒里拿出一张虎符,虎符在手,想必那个脏东西也不敢靠近她。
    但这次苏邢失算了,一双冰冷刺骨的手从水里慢慢地爬上了她的后颈,苏邢冷不丁的就被这双手拉入了水中。
    逼仄的浴缸变成了无底黑洞,她眼睁睁看着手里的虎符浸泡成一张无用的废纸。
    身子不断地往下沉,上方一个矩形出口在逐渐变小。
    苏邢快速转动脑子,想把桃木剑拿出来,却不及脖子上那双冰冷的手动作更快,他施加了压力,逼得她把嘴里一口氧气全
    吐了出来。
    意识在缺氧的状态下变得越来越模糊,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什么力气都使不上来了。
    无尽阴冷的水流钻进她的眼耳口鼻,恍惚间有一只老长老长的手臂从矩形出口那探了下来。
    那是一只戴着黑色蕾丝手套的手,食指上还套着一颗黑宝石戒指。
    这只手,她记得,是黑夫人的手。
    苏邢拼劲最后的力气,伸手抓住了她,对方用力把她往上一拉,脖子上那双令人难以呼吸的手忽然就消失不见了。
    苏邢赤裸着身子从浴缸里扑了出来,溅起好大的水花。
    她上半身趴在浴缸外面,不停地往外咳水,身边的黑夫人面色肃冷,为她轻拍后背。
    “今晚,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睁开眼睛。”
    回到房间,苏邢惊魂未定的钻进被子,看着黑夫人把门窗都上了锁。
    黑夫任没有透露一句关于那双鬼手的事,苏邢只能自行猜测,那双手的主人会不会是另一个鬼妈妈?来抢孩子的?
    苏邢很快推翻了这个想法,它不惧怕虎符,这就非常奇怪,虎符能震慑一切鬼怪,它不是鬼又会是什么东西?
    混乱的大脑加上扑之而来的疲惫感,让人产生了一股浓浓的倦意,苏邢闭上眼,想着未知的答案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砰砰砰——”
    午夜,沉重的敲门声像是有人拿着一把大锤子要把大门砸穿,苏邢在睡梦中惊醒却没有睁开眼睛。
    黑夫人的话犹在耳畔,她说过,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睁眼。
    还好,她时刻警惕着,没有酿成大错。
    疯狂的敲门声还在持续,门外的东西打不开门,便转头急躁的扭转起门把手。
    咔嚓咔嚓的响声混合敲门声一起刺激着苏邢的耳膜,她现在十分庆幸黑夫人离去前把门锁上了,不然真人秀第一夜就惨遭
    毒手那也太惨了点。
    苏邢捂住耳朵躲进被子里,等门外的声音停了才掀开被角透一透气。
    室内安静了一会,床头边的窗户上开启了新一轮的拍打声。
    苏邢被吓了一跳,还以为那东西走了,结果是去外面转移阵地。
    这可是二楼啊,难不成它是飘着的吗?
    苏邢心跳加速,对那猛拍的声音充耳不闻,她思索着如果虎符对它没用,那桃木剑、大公鸡是不是也都形同虚设?
    她还没有机会证实后面两个道具的实用性,窗户上的拍打声已经戛然而止。
    后半夜,苏邢撑不住睡意又睡着了,等她再次醒来,天亮了。
    黑夫人为苏邢准备了简易早餐,一杯牛奶、几片黑面包,还有一罐蓝莓酱。
    苏邢默默地啃着黑面包,对昨晚发生的事闭口不提。
    黑夫人显然早就知道会有东西来抢她的孩子,所以第一次见面才会说要保护好她之类的话。
    那其他鬼妈妈应该也是一样的,苏邢有个大胆的猜测,她们之前的孩子很有可能就是被这个东西给抢走了,如果能知道这
    个东西是什么,再顺藤摸瓜,第二个任务不就完成了吗?
    所以说,一切的源头都在这个东西身上。
    苏邢一口气喝完牛奶,决定中午好好地和申竹聊一聊。
    ΗāΙΤāńɡSнūωц(塰棠書剭).てоΜ
    --

Ρō-18.てōм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是鬼它会

- 肉文书 https://www.rouwe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