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qq.cǒм 番外:沙海岚的自白——可乐不加

18禁真人秀游戏 作者:doremi

N2qq.cǒм 番外:沙海岚的自白——可乐不加

      一个女人从昏迷中醒来,首先印入眼睑的是沙海岚那张俊美非凡的脸,缓缓转动脑袋,突然双眼放大,目光中带着不可置信与悲恸:“不!”
    远方的两人似乎没有听见,他们双眼通红,周围弥漫着浓浓的杀气,互相厮杀。一个男人将带着金属利爪的右手狠狠扎进另一个男人的胸口,五爪收紧拉扯出一个血淋淋的心脏。而他同时也被那人用刀刺穿喉咙。两人双双倒地。
    他们的周围,遍地都是断肢残骸,血流成河。有人的右臂和双脚被砍去,左手直接被翻转扭了好几圈,甚至左臂上还插着一把剑;有人的头被砍下,只剩下身体跪在地上;有人被开膛破肚,大肠小肠全翻出在外,连双目也被挖下。而不远处的悬崖壁上,还有两人被木桩穿透胸膛钉死在那里。
    她想起来了,他们被控制了心智,每个人都已经没有思想,内心只有一个声音“杀了他,活下去。”,所以互相残杀。而她,是因为早前被钝器误伤昏迷才清醒过来。
    可是,还有一人完全不受影响……
    “是你,对不对?”
    “呵,愚蠢的人类。”沙海岚的声音中还混合了其他声音,脸上带着漠然讥讽,赤血的瞳仁里浮现出一个异形符号。
    “沙海岚,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我们一起合作,九死一生才走到这里,现在你竟然要赶尽杀绝!”女人放声呐喊,对视的双眼却闪过一抹红光。她缓缓接过了沙海岚递过来的匕首。
    手起刀落,肉一块块地被剜下来。她还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刀对准了自己的乳房……十八刀之后,她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最后气绝身亡。
    这场直播结束后,所有观看的人都记住了那双眼,“沙海岚”这名字成了禁词,他们只敢称呼他为,那位大人。而1号休息处有些资历的“老人”也心照不宣离沙海岚所居住的313室越远越好。
    **********
    一位躺在软榻上的美人缓缓睁开双眼,“好久没有梦到这场景了。心硬吗?呵,可知但凡有一点点心软,我可能就会被它吞噬,成为撒旦的奴隶。”
    不是每个人都跟南宫尚一样,出身贵族,荣华富贵,不必机关算尽步步为营就能站在顶端,而周围人景仰他敬佩他,打心底顺从他。而他还不幸遇到撒旦,被迫献出灵魂,百般折磨,才最终得到恶魔之眼的力量。
    “大人,南宫尚送给了新人苏邢一个红色骨戒。”
    “哦?有趣,罗生回来了去把罗生叫来。”
    “是。”
    “大人。”
    “嗯,这次真人秀,你对你们当中那个叫苏邢的女人评价如何?”
    “回大人,苏邢聪慧果敢,遇事冷静,对同伴也会出手相助,是个有潜力有魄力的女人。”
    大家对苏邢的评论都很高啊,他好奇且期待与苏邢的对手戏。
    顾未时跟他本人一样,身居高位,高处不胜寒,周围人畏惧且小心翼翼。而苏邢不同,初见时她那敢怒不敢言但仍桀骜不驯的样子便让他有征服的欲望。
    苏邢在宫宴上一门心思都在别人身上,还借酒壮胆去御花园私会,他很生气,可当这个不安分的小猫咪看春宫图满脸害羞和因药效不断求欢的样子还是消融了他眼里的冰冷。
    苏邢生辰那天主动给他按摩并提出生辰愿望,在以往的真人秀中,无人敢这样,他选择满足她。
    苏邢很聪明,至少她知道他这个人吃软不吃硬,迎合着他阴晴不定的性格,多服软少说话总能少吃些苦头。在房事上,他听着苏邢软绵绵的语调求饶,心口荡漾起一种陌生的情愫。
    一个人身处越高,往往伴随着越强烈的孤独,且不免多疑,再加上宫宴一事,故有意撮合傅清和的婚事并警告苏邢别再有非分之想。他有很强的占有欲,他不满小野猫心里有别人。
    傅清和大婚那天,苏邢喝醉了在回去路上靠在他肩上打起瞌睡,他低眸看着她嘴角淌下的一缕银丝,眼里闪现出一抹笑意。他似乎察觉到了自己心态上的变化,所以他将苏邢一头摁进水里只是验证内心的感觉。虽然没感觉却舍不得弄死她。那天,她直言他是暴君,不管是顾未时还是他本身,都最不想听到这个。
    大年夜,苏邢嚷着想要看烟花,还在五彩斑斓的背景下拿出一个小小的红色平安结,塞进他的手心。他嘴里说着难看却把它放进了怀里,没有人会这么花心思对他。
    苏邢对他也不设防,在凤仪阁和边珍玩你追我赶游戏,他就站在花园外静静地看着她,眼里盛载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岁月静好,说的就是这样的吧。
    可是因奉莱国一事,苏邢跟他产生了一丝缝隙,跟他搭戏的女人都非死即伤,人命之于他并不重要,更何况只是一些NPC。他不会想到这些人对苏邢来说这么重要。在他眼里,娶新月公主是为了让越国放松警惕,一举吞并,完成一统大业。奉莱国没了,宝哥也没了,苏邢本应对他毫无用处,可他就是舍不下,也不愿她在新王妃那里受委屈,甚至为了她拿着马鞭抽了新王妃。
    被新王妃戳穿事实,苏邢来质问,他说“政治下的联姻,生出来的孩子是可悲的。”可是当苏邢反问他爱不爱的时候,他说“如果碰你那就是爱,我的回答是——我爱你。”他其实并不清楚什么是爱,没人教他爱是什么,一路走来,能活下来已是不易,他经常听休息处的那些人在啪啪的时候说爱,那大概碰她就是爱吧。
    可惜他的回答惹恼了苏邢,她终于撕破脸皮,不再伪装,直言她爱的不是他,他只是个替身。这让他怎么受得了,他不愿意接受苏邢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才接近他,她明明,之前还送了他平安结。
    他要知道这人是谁,他的人只能属于他。国清寺礼佛,故意安排苏邢的房间与他跟新王妃隔开了一段距离,引诱苏邢偷偷跟人见面,呵,果然是傅清和。
    想捉住傅清和,却因时间沙漏让他成功逃脱,呵,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法子。
    他以叛国罪缉拿傅大将军府,傅大将军在边疆写下认罪状,服毒自尽,将军府被抄家,傅清和去劫场,被他当场拿下,傅清远的头颅也按时砍下。
    他想,只要断了苏邢的双翼,在日以夜继的相处里她一定会完全属于他,毕竟她只有他了啊。但是他错了,这样做反而把人推得更远。
    他让苏邢看着傅清和被狼群撕碎,苏邢哭得哭得撕心裂肺,连犯规三次重启游戏。
    不,就算重来一次,苏邢也只能是他的,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苏邢再次进入摄政王府,他直接让搬进凤仪阁及可自由使用浴池,这不过是因为之前她就住在那里,再来一次也本该住在那。再次见到苏邢,她唤他“王爷?”自从宝哥出事后,再也没听她唤过一声王爷,且这次在她的脸上找不到任何伪装的痕迹,他很满意。
    历史的轨迹又绕回到原点,这次她规规矩矩,甚至还红了脸,他想这次他温柔一点,应该可以恢复如初吧。
    这次,他有种冲动,跟苏邢做上次没有做的事。
    中元节他带苏邢出府,。给她买荷花灯,发现她有点勉强,又买了一盏兔子灯。在奉莱国的雪地里,她还画过兔子呢,兔子应是喜欢的。
    她之前及笄时说过生辰愿望是去看彩虹,恰好那天下过暴雨,他带她去凤凰山看彩虹。
    他带苏邢参加宫宴,宫宴上他意兴阑珊,他想起第一次就是在这之后,他好想,他快忍不住了。
    在房间内,他一边调情,一边观察她。她以身换来他们的重生,也换来他重新得到她的机会,因为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该嘉奖她的。
    这次的苏邢满心满眼都是他,没有一丝伪装,她还唤他夫君呢。她就像在黑暗中的一抹荧光,照亮了他内心黑暗孤独的角落。如今,她是他的人,他亦是属于她的。
    他没有再给绝子药,他猜她的任务之一是有个孩子的,那他就给她,安抚她吧。
    当苏邢得知有喜,哭的梨花带雨,他那坚硬不催的心也一点点龟裂开,原来被人真心对待是这样的感觉,她是真心爱他的啊。
    他知道奉莱国及其家人对她至关重要,所以省亲时,他安排好了一切,这次他会让奉莱国成为宸国的附属国,也算是安抚她了。
    上次傅清和的婚事是他撮合的,为的是断了苏邢的非分之想,可没想到这次她主动撮合傅清和跟他人。她还说能跟他在一起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幸福是什么他不知道,但是跟她在一起,他很舒心很满足。
    顾未时是他,又不是他,他很羡慕顾未时,能有个真心喜欢他的女人,让他知道情为何物。
    他本已无心,因为她,才仿佛被注入了新的灵魂,可顾未时,却把这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荧光都弄丢了。
    記住首發網阯 連載閲讀快人壹步:нaíTaǹɡSнǔщǔ(海棠書屋)點C加O加M
    --

N2qq.cǒм 番外:沙海岚的自白——可乐不加

- 肉文书 https://www.rouwe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