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新娘子和秦秋之偷情(微H)

18禁真人秀游戏 作者:doremi

第一百四十九章新娘子和秦秋之偷情(微H)

      喜厅里宾客满堂,所有人分开站在左右两侧翘首以盼的等着新娘子从厅门处走进来。
    司仪扯开嗓子高声一喊,一个穿红戴绿的老妇人牵着新娘子的手走了进来,傅清和转身看着他未来的妻子,头盖喜帕,身段婀娜,纤纤素手在红色绸缎下显得格外白净,光看身形与这双手就不难猜出新娘子是何等姿容,宾客里男人们的目光都带上了一丝艳羡,只有新郎官目光平静的像是一个局外人。
    老妇人将手里的红绸递给傅清和,道了一声早生贵子百年好合就退下了。
    大婚典礼正式开始,傅清和与新娘子同时面向大厅门口,今夜星辰璀璨,一眼望去就像所有星星都在眨着眼睛见证着新人行礼。
    司仪再次扯高了嗓子,叫道:
    “一拜天地——”
    傅清和与新娘子弯腰虚拜了一拜,随后转过身面对坐在高堂之上的顾未时与苏邢。
    大将军傅寅镇守边疆,无法亲临现场,只好由在场地位最高的人来代替。
    苏邢背脊僵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傅清和手里的红绸花球,手指缩在衣袖下用力掐着另一只手,尖锐的刺痛感比不过心中百虫啃食之苦,她忽然想起在3号休息处,江流对她说他会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这样你也不介意吗?
    她当时的回答很大度,现在看来怎么可能会不介意,明明上一个真人秀他们还是新婚夫妻,一转眼,他就要和别的女人拜她为高堂。
    “二拜高堂——”
    傅清和捏紧红绸眼眸低垂着朝顾未时与苏邢拜了一拜。
    “夫妻对拜——”
    这一拜便是礼成了。
    苏邢麻木的看着新郎官与新娘子面对面拜了下去,心里有两道声音交叠着呐喊:不要拜,不要和她成亲,我喜欢你啊,傅清和/江流。
    “礼成——送入洞房——”
    心碎的声音很轻很轻,苏邢又扬起笑脸对顾未时说:“王爷,你看他们多般配啊。”
    傅清和听在耳里,无声苦笑。
    大婚典礼进行完毕,宾客们鱼贯而出,前往宴厅吃酒。
    苏邢坐在女眷一桌,成为夫人们争相奉承的对象,酒菜上席,她喝了几杯小酒,一口菜没吃就已经觉得腹中鼓鼓,端菜的小丫鬟又来了,年纪不过十二出头,身材瘦小,面无二两肉,手里却端着比她脸还大的盘子,盘子上是刚出锅的清蒸鲈鱼,鲜美的汤汁浇的有些多了,眼看就快溢出盘边。
    小丫鬟拿着很吃力,苏邢想帮她一把又碍于身份只能坐着不能动。
    这时,旁边的某位夫人正要给她添酒,胳膊一伸就撞到了小丫鬟,热滚滚的的汤汁往她身上一泼,差点把她烫出个花来。
    “哎呀,你是怎么做事的?!连个盘子都端不稳!王妃,你没事吧?有没有烫着你呀?”
    夫人扯出怀里的丝帕给苏邢擦身,回头又对着小丫鬟横眉竖眼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找大夫来,王妃要是烫伤了身子,你十条命都赔不起。”
    小丫鬟吓得趴在地上哆嗦个不停,苏邢看了于心不忍,摆手道:“不用那么麻烦,你先起来,带我去厢房换身衣裳即可。”
    今日盛装出席,衣服里三层外三层的,那一盆汤汁全洒在了外裳上,一点没渗到里头。
    小丫鬟点头如捣蒜,一脸惊恐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谢王妃,奴婢这就带您去厢房换衣裳。”
    没了嘈杂的人声,苏邢走在寂静的后院里呼吸着新鲜空气,心里面那份怅然所失的伤情被冰凉的晚风一吹,消散不少。
    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入冬,可宸国却不怎么下雪,至少她来的第一年还没下过初雪,苏邢往手心里哈气,抬头看了眼天空,满天星辰,明天又会是个好天气。
    小丫鬟人很老实,找了一间格调风雅的厢房给她,还拿来了一套崭新的冬衣,粉红的颜色,脖颈一圈还围着细短的白色毛绒。
    小丫鬟说这是他们二小姐的衣服,出嫁后就一直放在府里闲置了。
    苏邢笑了笑,支走了小丫鬟,便把身上的脏衣裳脱了下来,换上这件粉色冬衣。
    未出嫁时,她独爱粉色,嫁给顾未时后,府里的衣服都以正红为主,她已经好久没穿那么鲜嫩的颜色了。
    换好衣服,苏邢出了门,酒席是不想去了,就在后院里随处逛逛。
    这一逛意外碰到了个熟人,秦秋之。
    他怎么来了?
    苏邢偷偷跟在秦秋之身后,一路尾随至新房,新房外无人看守,秦秋之十分自然地开了门又轻轻合上。
    苏邢躲在墙角等了一会,见他一直没有出来便升起了几分好奇心,她轻手轻脚的走到新房门口,透过门缝隐约可以看到一对男女正忘情的拥抱热吻。
    女子身上的喜服已经脱得差不多了,光洁圆润的肩头与肥圆挺翘的臀瓣都尽显眼底,秦秋之动情至极,把人横抱到喜床上,三下五除二,掏出紫红色的肉棒就往那黑色丛林下的花穴一插到底。
    啧啧水声融进女人压抑的娇喘里,秦秋之插得又快又急,一只手揉着椒乳,另一只手不忘安抚那黑色丛林下的肉核。
    女人被插得呜呜哭泣,两人之间说了什么,秦秋之又俯身舔去她的泪水,含住她的嘴唇,下体疯狂抽动。
    苏邢咽了咽干燥的喉咙,理智上她应该悄然离去,但是她的双腿就像生了根,挪动不了半步,她的眼睛死死的黏在女人敞成一字马的大腿根,秦秋之那尺寸不小的肉棒在湿漉漉的花穴里来回摩擦,他的肉棒看起来尺寸不小,都把小穴口撑出鹅蛋那么大。
    苏邢看的浑身燥热,两腿间互相磨蹭了起来。
    “你在看什么呢?偷偷摸摸的。”
    男人的声音落在苏邢耳边,苏邢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后背贴上来一具身体。
    男人个头比她高,当他看清楚门缝里的活春宫时,眼里冒出怒火,就想推门而入。
    苏邢赶紧捂住他的嘴,把他从新房门口拉走——
    建议听葛东琪的囍来看在上半章,我就是听着这个写的,太上头了!!!
    P.S大家能猜得出来这个男人是谁么?很好猜~就那么三个男人~
    第一百五十章没感觉
    “放开我,这对奸夫淫妇,怎么对得起我哥!”
    傅清远一把推开苏邢,黑着俊脸就往新房的方向冲。
    苏邢跑到前面拦住去路,低声喝道:“你能不能动动脑子,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想让傅清和在这么多宾客面前颜面无存
    吗?!你们傅家丢得起这个脸?!”
    傅清远脚步骤停,双手攥拳,气的浑身发抖,她说的没错,他们傅家丢不起这个脸,他大哥一辈子声誉都会毁在这个淫妇
    手上。
    “傅清远,你冷静一点,就当我们没什么都没有看到。”苏邢慢慢走近他,循序引导:“她还是你的亲大嫂,你也还是她
    的亲小叔,忘记这段记忆对大家都有好处。”
    傅清远深吸一口气,待情绪平复下来,脸上已看不到半分怒火。
    “你说的对,今日大哥大婚,我们应当高兴才是。”
    傅清远变脸的速度堪称一绝,苏邢还以为要多劝几句,对方就又变回了浪荡公子哥,闪着一双桃花眼,询问她怎么出现在
    那里。
    苏邢总不好说是跟踪秦秋之过去的,随便编个理由糊弄了他。
    傅清远没有多问,两人没话说的时候,空气都陷入了尴尬,苏邢想以回酒席的名义与他道别,他却比她先一步开口,说是
    要去小解……好吧,可能他出来就是为了小解,误打误撞被她拖延了时间。
    与傅清远分开后,苏邢没再逗留,回到女眷桌上与贵夫人们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酒过三巡,顾未时派人来说要回去了。
    也是,以摄政王的身份,过来说个场面话就行,能呆这么长时间全是看在傅大将军的面子。
    坐回王府马车,顾未时早已坐在马车里等着她,两人都喝了些酒,满身酒气,苏邢走到他身边坐下,便听到他阴沉沉的开
    口问道:
    “你这身衣服哪来的?”
    苏邢将小丫鬟打翻鱼汤之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末了还诚诚恳恳的说到自己换下来的脏衣服忘了拿,明日再叫下人去取
    一趟。
    至于秦秋之和新娘子偷情的事属于他人私事,她只字未提,
    顾未时对她的“知无不言”很满意,闭上眼嗯了一声便不再开口。
    马车向前滚滚行驶了好一会,苏邢酒气上涌,在道路颠簸下打起了瞌睡,她把头搁在顾未时的肩膀上,嘴巴无意识的张
    开,呼出细微的鼾声。
    顾未时睁开眼,低眸看着她嘴角淌下的一缕银丝,眼里闪现出一抹笑意,这笑意一晃而过,十分短暂,他似乎察觉到了自
    己心态上的变化,又迅速恢复成万年不化的冰块脸,不再看她。
    到了摄政王府,顾未时没有喊醒她,而是抱着呼呼大睡又或者说是醉的不省人事的女人下了马车。
    杜管家站在王府门口,弯腰恭迎的身姿僵在了原地,他没看错吧?那个抱着王妃的男人……是王爷?
    “浴池备好了吗?”
    顾未时抱着苏邢,匆匆丢下一句问话。
    杜管家回过神,跟在其后,目不斜视的回道:“回王爷,都备下了,随时都以沐浴。”
    “今夜青鸾阁不许任何人进入。”
    杜管家不解王爷这是要干什么,当他看到眼前晃悠而过的一抹粉色衣摆时,又了然了几分。
    男人嘛,常年冷冰冰的也不好,外头百姓对王爷的评风都是些什么冷酷无情啊、残暴冷血啊,还有一个最近新出来的词,
    叫夺命鳏夫,真不知道是哪个混账取得。
    现在的新王妃可活的好好的呢,没准她就是王妃终结者呢,咦,他刚刚是不是用了什么奇怪的词儿。
    “是,奴婢这就去吩咐。”
    杜管家刻板的表相下隐藏着一颗八卦的心,纵然希望王爷能一改口碑,成为百姓们敬仰爱戴的摄政王,但又不希望王爷过
    多贪恋美色,骄奢淫逸,哎呀,他怎么又用了奇怪的词,他家王爷才不会这样呢。
    顾未时哪知道在管家眼里,他已经和贪恋美色之人划上了等号。
    此刻,他正抱着苏邢大步匆匆的往浴池方向走,来往下人低着脑袋,无人直视,等顾未时走过他们,三三两两的丫鬟小厮
    全都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方方正正的浴池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以往顾未时一个人洗的时候觉得尺寸正好,但现在,他把怀里的女人扔进水里才发
    现,浴池还是建的小了点。
    热水氤氲着薄雾,如云缥缈,顾未时站在浴池边好整以暇的看着水中挣扎不休的女人,她的头发、衣服全浸湿了,双手胡
    乱拍打,如濒临死亡的溺水人,激的水花四溅。
    苏邢是被热水呛醒的,鼻子、嘴巴、耳朵,源源不断的热水涌了进来,她快要无法呼吸了,胸口滞闷压抑,求生本能让她
    双脚踩到水地一个蹬腿把头露出了水面。
    “咳咳咳……”
    “酒醒了?”
    男人的声音藏在水汽里,有着熟悉的冰冷语调。
    苏邢抹了把脸,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一个高大身影走下了浴池。
    男人不说话,但他举步而来的气势压得苏邢心头颤栗不已。
    “王爷?”
    苏邢脑子里的酒虫一下子全跑没了,她看了看周围,原来是顾未时的私人浴池,他把她带到这儿来想和她一起洗鸳鸯浴
    吗?
    苏邢的想法对了一半,当顾未时走到她面前时,无穷大的威压压得她好想跪下来,但是她身下都是热水,这一跪就得泡进
    水里,她水性不好,憋不了多久就得换气。
    “王爷……您这是……”
    顾未时衣服完好的穿在身上,不像是来洗澡的,那他是来干嘛的?
    苏邢还没想清楚他的动机就被他一头摁进了水里。
    顾未时摁的突然,她还没来得及吸一口空气就被热水呛进了喉咙,她的口鼻眼耳疯狂进水,嘴里呼出去的呐喊全变成了水泡
    儿,她以为她死定了,禁锢她头顶的大手却又把她往上一提。
    新鲜空气吸入肺腑,苏邢一个大吸气缓了过来。
    “没感觉。”
    顾未时低喃一句,大手抚上她的脸,细细端看。
    苏邢本能的往后了一步,脸上那只大手落了空,停在半空收了回去。
    “王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本王只是想证实一件事。”顾未时说话不带半点温情。
    “什么?”
    苏邢一脸戒备的看着他,只要他再移动半步她就掏出红色骨戒里的左轮手枪,虽然在古代使用手枪是犯规行为,但小命要
    紧,犯一次规大不了接受惩罚。
    “如果你死了,本王会不会有感觉,事实证明……”顾未时眸色冷漠,嘴里重复着三个字,“没感觉。”——
    男主后期追妻火葬场~
    苯文鱂恠んàǐㄒàNɡSんυщυ(嗨棠圕箼)。Cοм襡榢哽薪
    --

第一百四十九章新娘子和秦秋之偷情(微H)

- 肉文书 https://www.rouwe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