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第8部分阅读

农家女_np文 作者:李好

农家女第8部分阅读

      石头喜滋滋,“那你慢点,别到处逛啊,赶紧回去。”

    从秀才公的屋子走出来,快要到转弯的地方,突然蹦出了一个人,这不就是那天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的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吗?

    “黄毛丫头,这次看你往哪跑?”宋长卿叉着腰说道。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跑了?一边去,这路又不是你家的。”王福儿就要从这男娃娃的旁边过去,那男娃娃拦住不让。

    “你想干嘛?”王福儿生气了。

    “哼,上次是不是你告的密?”宋长卿问道。

    “什么告密?什么上次?”王福儿装不懂。

    “别给我打马虎眼,咱俩也就见过一次,还有哪次?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许说见过我吗?你竟然不听我的话。”宋长卿揪住了王福儿头上的小辫。

    这个臭小子,好疼啊。王福儿低着头,“有话好好说,你揪我的头发干嘛?我娘说,只有泼妇打架才揪头发哩。”

    “什么啊。谁说的?”不过手上毕竟放开了,他可不想成为泼妇。

    “咦?秀才公,你咋跟出来了呢?“王福儿吃惊的看着这男娃娃的背后,说时迟那时快,趁着那男娃娃也吃惊的扭头看人的时候,王福儿提着篮子就飞快的跑走了,一点儿也不理会不远处哇哇叫的声音。

    小子,跟我斗,你还嫩哩,不过,死小子,竟敢拽我的头发!王福儿觉得好倒霉啊。

    宋长卿被一个小女娃又摆了一道,那死丫头还跑得比兔子还快,很是郁闷的回来了,见舅公正有滋有味的不知道吃什么,石头也坐在旁边吃哩。

    “长卿,赶快过来,尝尝这个。”秀才公忙对自己的外甥孙招手道。

    宋长卿有些傲娇的说道:“什么东西能有我家厨子做的好吃?”不过说着话,人都已经在盘子边上了,见金黄的小鱼,“这东西有啥好吃的?一点儿肉都没有。”

    秀才公让石头再去拿一双筷子,也不说什么,就让他吃,宋长卿带着挑剔的心态吃了一口。秀才公问道:“咋样?”

    “嗯,”宋长卿别别扭捏的说道:“一般吧。”可是手底下的筷子却没有停。

    秀才公暗地里摇了摇头,这孩子真是死要面子啊。

    石头在旁边说道:“连常婆婆都说还吃哩,长卿少爷,这东西是福儿姑娘做的哩。”

    “石头,小孩子家家的,叫他什么少爷?直接叫名字就成。”秀才公说道。

    宋家也不是特别的有钱,不过比起一般人来,还是富裕的,外甥既然把这孩子交过来,那就不能惯着他的性子,这不,身边一个小厮什么的,都没有,平时穿衣吃饭都是自己动手,想当年,远志还不是从小急这样,也就是姐姐太溺爱了一些,才把这孩子弄得有些骄纵了。

    “老爷和小少爷都吃上了啊,那婆婆我今天就不做饭了。”常婆婆故意生气的说,秀才公有些头疼,这才跟石头说,常婆婆也接着来了,他总不好训斥一个老人家,而且要是说了她,常婆婆肯定有好多的话反驳哩,秀才公自认为和女人吵架从来没有赢过。

    石头赶忙说道:“别啊,常婆婆,我最喜欢你做的饭了,您可不能让我饿了肚子。”

    “你这个小滑头,你吃的也不少吧,哼,都没有给我留一点。”

    呃,三个大小男人都呆住了,随后都忍不住笑了,只是这宋长卿的笑有些怪怪的,像是生气,又是郁闷,还有别的情绪。

    黄毛丫头,看在今天你做的菜让本少爷吃的好的份上,过几天再找你算账!宋长卿如此想,毕竟吃人嘴短嘛。

    ☆、王老头的体会

    晚上回去吃饭的时候,那盘鱼被大家一筷子抢了个睛光,二伯母马氏还说道:“这也太少了,都不够大家塞牙缝的。”有些人就是这样讨厌啊,都懒得说她了,吃到嘴里还挑三拣四。

    王荷花说道:“娘,既然二嫂嫌少,那以后就别吃了,省下一个人的,也让大家把牙缝塞满。”

    赵氏也瞪着马氏,“吃个饭也不消停,果然是不把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了,你要是嫌弃,明天你弄出来,大家都吃饱咋样?”

    马氏立刻不说话了,她就是有,也不会给大家吃啊,只会自己在屋里偷偷的吃,以为人人都是傻瓜啊。

    丁氏撇撇嘴,想着马氏真是狗肉上不得台面,每次都上赶着找骂。幸亏自己现在没有说啥,不然还不是自己吃亏?

    十月十八,是王荷花出嫁的日子,因为这边是女方,所以十七的时候这边就摆了酒席,十八早上,王福儿的舅舅穿着大红色的新郎官衣服,高高兴兴的把王荷花接回了家,这次竟然雇了一顶大花轿,来王家看热闹的人都羡慕的很,赵氏尤其的有面子,觉得这女婿是找对了,以后看还有谁说自己的女儿嫁不出去,让你们眼红去吧。

    那周屠户媳妇在家里指桑骂槐,周屠户卖肉回来,听见媳妇正骂的欢,不由的说道:“多大的事,你这个婆娘就不依不饶的,人家说亲都是两厢情愿的事,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本来这次王家办婚事,我也能卖些猪肉的,可是你倒好,把人给得罪了,我这生意也不敢上门了。”

    “不上门就不上门,那王老头家都穷成那样了,一年到头能买几斤肉啊,我还不稀罕。”周屠户

    媳妇说道。

    “算了,和你说不清,我出去了。”周屠户说不通自己的媳妇,也不想跟她吵。

    正好从菜园子摘菜回来的大东媳妇笑嘻嘻的和周屠户媳妇说道:“嫂子你咋没去那王老头家看看热闹?真没想到那家子嫁女儿还能有这么多的嫁妆,看着就让人眼红啊。”

    “有啥可眼红的?是个人都比她强!”周屠户媳妇听了这话,气愤的说道。

    “哟,嫂子家是可以这么说,咱家就不可以了,难道嫂子是说咱家不是人了?”大东媳妇有些生气。

    “我可是没有这样说,是你自己说的。”你生气我还生气哩。

    大东媳妇骂道:“也是,就这缺斤少两的人,有些钱也是应该的,看不上别人,我还看不上你哩。”说完也不屑的走了,剩下周屠户媳妇直跳脚。

    王荷花顺顺利利的嫁了出去,三朝回门的时候,脸色红润,王福儿的舅舅也满脸幸福的样子,这个时候的赵氏是不会说什么煞风景的话来刺激大家的。只是那丁氏还接济问了戚家安要去戚家敏杂货铺干活的事,当知道戚家安并没有打算去的时候,就央求戚家安和戚家敏说说,让自己的儿子大宝过去当伙计,王荷花气得不行,这当嫂子的在自己回门就当着自己的丈夫提要求,还真是不给自己脸面了。

    “大嫂说的什么话,家安难道能做二姐的主?就是二姐,那杂货铺也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还有二姐夫说了算哩。”

    “话也不能这样说,大宝也是你们的侄子,现在他都这么大了,还没有活计,你们这当姑姑姑父的,能帮忙咋就不能帮帮哩?大宝要是过的好了,也会感激你们的。”丁氏说道。

    “好了,这事以后再说,今天是荷花和家安第一次过来,别的事都先放下。”王老头开口说话了,“家安,我这闺女有些娇生惯养的,以后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就见谅见谅,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爹也盼着你们一直和和美美的哩。”

    戚家安忙正色说道:“爹,你放心,我和荷花会好好过日子的。”

    王荷花脸色微红,这顿饭总算是平平安安的吃下去了。然后生活进入了正规,天气也渐渐的变冷了,戚氏的肚子更大了,行动都有些不方便,好在几个闺女贴心,她也只是在家里坐坐针线,因为一个月要给赵氏二百文钱,所以王铜锁利用农闲时间去镇上找活干,王福儿和王花儿两个人准备趁河里还有鱼,多多的弄一些,到了冬天也算是一个荤菜。

    这天,天气很好,太阳出来的时候照的人很暖和,王福儿最喜欢这样的天气了,因为这样以来就不冷了,她还穿着破旧的棉衣哩,看这个样子就是用大人的衣服改小的,因为没有钱买棉花,也没有钱买料子,只能是凑合着。

    “陈强子一家打起来了!”外面呼呼啦啦的朝一个方向跑了许多人,王家院子里的人也蠢蠢欲动,在这乡下,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这哪家要是出了事,这看热闹是必须的,就像赵氏撒个泼什么的,声音一大,外面就围了一圈人。

    所以手头上没有活的都跑去陈强子家看了。王福儿倒是想去看看,毕竟八卦谁不爱看啊,可是戚氏却不让他们几个去,于是就乖乖的呆在了家里。

    只不过等王家院子里的其他人回来后,自然有人免费说出来,原来这陈强子一家子也是好几口人,兄弟们住在一起,难念磕磕碰碰的,矛盾不断,这一次是因为这大儿媳妇偷偷的占了二儿媳妇的一点儿便宜,这不,就不干了,先是骂,越骂越狠,然后直接就动手起来了,打的是鬼哭狼嚎,引起了大家的主意,都去看热闹了。

    王老头吸着旱烟袋,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赵氏还是照常。

    又过了几天,陈强子家越闹越凶,几个兄弟为了争东西,把陈强子的老娘都给气晕了,直接导致了里正和陈家的长辈们上们来主持公道了,最后无可奈何下主持了分家,但是就这分家也这个不服那个,那个说这个东西多了,这个说地分得少了,还有就是爹和娘的私房钱拿出来的少了,总之是乱的不能乱了,就这样,磕磕碰碰的分家了,陈强子兄弟几个也都有了隔阂,比那陌生人都还不如。

    村里的人说起他们,都是好笑加八卦的样子,还有些直接说,还不如早点把家分了,就是陈强子的老爹和老娘一直不同意分,所以才弄得兄弟几个相互埋怨不断,做活也不好好干,儿媳妇之间也为了谁做的多谁做的少,而争吵,大家都不是吃亏的主,这矛盾激发到一定的程度,这不,就成了这个样子,现在陈强子的老娘算是救回了一条命,可是却瘫在床上,如今兄弟几个谁都不愿意她跟着哩,直接扔给了没有成亲的陈牛子,大家都各过各的了。

    王老头这几天比以前更沉默了,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赵氏抱怨的说道:“老头子,你倒是想啥哩,你不睡,我还要睡哩。”

    王老头直接做起来,说道:“老四也已经成亲了,荷花也嫁人了,咱们是不是该给他们兄弟几个分家了?”

    “分家?”赵氏噌的做起来,“你个老头子说傻话哩,我们都好好的,分什么家?”

    “早晚的事,这村子里不都是这样的,好多人都是儿子娶媳妇了都给分出去单过了。咱家为什么不能?以前说还有老四和荷花的婚事拖着,怕分家了,哥哥嫂子们不管,现在也没有这个顾忌了,我看是时候分家了。”

    “要分家,除非我死了,我是不同意分家的!”她这个大家长还没有做够哩,要是分家了,这以后还有谁听自己的话?

    ☆、王老头说分家

    “难道你想咱家和那陈家一样,闹得最后不得收场,兄弟情分全没了,你才高兴?“王老头说道。

    “咱家和陈家能一样吗,我几个儿子我晓得,比陈强子几个强多了,再说,他们也都听我的话。”赵氏不服气。

    “是啊,听你的话,听你的话你还那样对人家,你儿媳妇几个,你敢说,她们都服气你?你现在能动能说,你管的住她们,到时候你什么都不能动了,你看咋样?”

    “就是那样,他们也要养我,我可是他们的娘!要是不养活我,就是不孝,到时候被人吐吐沫星子哩,人家都说皇帝都是讲孝道的。”赵氏说道。

    “你还一套一套的,你以为陈强子他们几个不知道讲孝道啊,但是这人哩,都挤在一起过日子,你有你的脾气,我也有我的脾气,大家总会有不对付的地方,时间长了,能不吵架?我跟你说,老太婆,咱趁着现在兄弟几个都还过的去,把这家给分了,到时候还能脸面上过的去,不然弄成那个样子,我死了都不好和王家的祖宗交代,别光想着你的面子,咱家这么穷,分开了说不定几个娃的干劲儿更大哩。我是一家之主,我说了算。”

    “死老头子,你就是想逼死我啊,我几个娃好好的哦,你为啥就要让他们分家,我说不同意就不同意,分了家,他们还管我们的死活啊。”

    “得了,你说这些话,我听了就不能当真,我跟你说,现在你不是每个月收了兄弟几个二百文钱吗?不是跟分家一样?现在几个娃的心思都放在自己的小家上,你还想着跟以前一样啊。你好好算算,要是分了家,你这二百文钱也不用管他们吃喝了,不是拿的更多?”

    “老头子,你的意思是,分家后,他们兄弟几个还是每个月给我二百文钱?”赵氏想,要是这样,我情愿分家哩。

    王老头说道:“这个,钱估计会少一些,但是还是得给,毕竟他们分家了,不是跟着我们一起吃了哩,这吃喝也要花钱不是?”

    “那还不如不分家哩,我还是不同意。”赵氏说道。

    “你不同意也得同意,我已经把里正和兄弟几个都叫过来了,过两天等老三回来,咱们就准备分家。我可不想以后几个儿子因为住在一起,弄得在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最后把我们老两□活的气死哩。你也别闹了,我会提出让他们每个月给咱一百文钱的,反正一百文,你也赚了,咱们老两口一个月用得了多少,吃得了多少?省下的,你也可以多攒些私房钱。”

    赵氏自然是一夜没有睡好,其实她也被说的有些心动了,只是一想到几个儿媳妇都脱离了自己的管束,这心里就不是滋味。可是老头子说的也有道理,真的要闹到和陈强子一家一样,那可真是丢大脸了,她可不行被人气死。但是放任儿媳妇们自己过日子,她真的是不想哩。

    不过老头子说的一个月给自己一百文钱的事,要是这个能说下来,那么分家就分家吧,有了这些钱,自己还不是想吃啥就吃啥,也不用伺候这些活祖宗了。

    王铜锁从镇上回来的时候,带了一斤五花肉,结果听到爹跟自己说,家里要分家了,不由的愣住了,虽然他想分家的,但是突然来了这个消息,让他觉得怎么那么不真实?

    他还以为自己要费多大的劲儿才能办成这件事哩,说不定还要被人骂做不孝。可是爹的一句话,就把这事给成为现实了。

    几个兄弟和媳妇都在这堂屋里,丁氏是不想分家,分家了,她家里有三个小子哩,到时候能咋样哩?所以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说的理由是父母都还在,分家是大不孝。

    结果马氏直接说,是爹和娘都同意了的,难道不听爹娘的话,就是孝顺了?

    而楚氏则是早就盼着分家了,她也不喜欢这么多人住在一起,还天天为一些基毛蒜皮的事吵架。就是给自己开小灶也得遮遮掩掩的,所以她是很赞成的。直说爹娘的主意好。

    而老三一家子都盼望着早点分出去,自然是同意的不行。这样以来,也就是老大一家子不同意分家了,三比一,结果可想而知。

    王老头说道:“都说了树大分支,人大了分家,以前是老四和荷花都没娶没嫁的,我和你娘也不说这个事,你们有些磕磕碰碰的,我们睁只眼闭只眼了,现在你们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再不分家,我怕到时候咱家也和陈家一样,被人指指点点哩。”几个儿子都说哪里能哩。

    王老头说:“现在都别给我说白话,你们咋想的,我这个当爹的能不知道?如今我也不多说别的了,我说分家就分家,明天,里正和你们几个叔叔都能过来,咱长辈都不在了,也就请这几个人当公正,家里有什么,你们私底下肯定清楚,到时候分多焚烧,都不准给我抱怨,要是事后有谁说三道四的,我王家就容不下她!另外,我和你娘把你们拉扯大也不容易,我现在也就厚着脸皮找你们要东西了,你们一个月给我们老两口一百文钱,算是你们给我们的养老钱,同意的话,咱们就明天分家。”

    马氏刚要说什么,被银锁给拦住了,王老头说道:“老二媳妇,你有啥话说?”

    马氏被自己的丈夫狠狠的给瞪了一下,忙道:“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好,今天就说道这里吧,具体的事,明天再说,你们都散了吧。”

    老大房里,丁氏对王金锁说道:“这要是分家了,咱几个娃可咋办?我是不同意分的。”

    王金锁说道:“不是早晚都要分?大宝和二宝都长大了,过几年都要娶媳妇了,难道还住在一起,分就分吧,你把咱们的钱都藏好了,看看能不能盖房子了,不然这老住一间房子算咋回事?”

    “啥?你想搬出去?那咱不是太吃亏了?我说啥子也不同意,你是老大,这房子本来就是应该留给我们的,凭啥便宜了别人?我不搬,要搬也是老二他们几个搬!”丁氏不干了。

    王金锁说道:“我就是随口说说,咱不搬,行了,你啰嗦个屁,难道我还能让我们自己吃亏?明天看好了。”

    二房这边,马氏是心里乐滋滋的,终于让老头子他开口说分家了,她也想过自己的日子哩,整天挤在一起,自己想买点什么好东西都不行哩。

    “唉,我说,你倒是说句话啊,咱们可是要分家了。”马氏推了推睡着的王银锁。

    “说啥啊说,分家就分家呗,有什么好说的,困着哩,赶紧睡吧。”王银锁打起了鼾,马氏郁闷的不行,“你就不担心,明天我们分的东西不好?”

    “到时候你难道不开口了?你这个娘们,真是,还让人睡不睡啊。你不困,我可困了。”

    马氏一肚子的主意没有说出来,憋得实在是难受。

    而三房这边,除了大人高兴外,王福儿姊妹三个也特别高兴,“只要分了家,咱们就能好好赚钱了,到时候,姐你们想吃啥就吃啥,想穿啥就穿啥。”王福儿兴奋的说道。

    “哦,咱福儿本事可大哩。”王花儿戏谑的说道。

    王菊儿道:“花儿,你不许欺负小妹。”

    “姐,我咋欺负她了?你也太顾着她了,平时都是她欺负我哩。”王花儿说道。

    “好了,孩子们,赶紧睡觉,明天还有事哩。”戚氏在里面说道,姊妹三个立刻偃旗息鼓,准备养睛蓄锐,等待明天的分家了。

    楚氏那边正和王铁锁说道:“分了家,咱就自己盖房子吧,这地方太小了。”

    王铁锁说道:“也好,把咱这间房,让给三哥他们吧。”

    “我看还是明天过后再说吧,不是我不想让,是要是真让给三哥他们了,到时候大哥和二哥肯定是不会干。咱还是先不要说这个话,说不定三哥他们也想住在别的地儿哩。”既然分家了,就分的彻底,还挤在一处,矛盾还不是有?

    王铁锁觉得媳妇说的对,于是就没有再说什么。

    ☆、盖房子的打算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大家都很安静,过了一会儿,王梅花和她的丈夫陈虎,王荷花和戚家安也过来了,他们无非当个见证什么的,是分不到东西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也没办法。

    接着,是王福儿的二爷爷和三爷爷过来了,王老头是兄弟三个,他是老大,最后是里正王得财慢悠悠的过来了,王得财一过来,这分家就开始了,其实王家的东西也不多,最主要的房子还有地,也就是四个兄弟一人一间房,地嘛,也是一人一亩,公平的很,家里连个牲口都没有,唯一的基,赵氏是不准分的,她自己养的,以后还要拿着基蛋换东西哩,所以每家的动物,为零。至于锅碗瓢盆,按照人口,够一家用的就成,多的也没有,就连这筷子也是一人一双。粮食也是按口粮分好了的,马氏几次都要说不公平,但是看老四两口子都没有动嘴,也强忍着了,因为公公婆婆老两口也是分了两个人的口粮,她要是闹起来,也太没水平了。

    王老头说道:“昨天说好的,你们兄弟四个,一家每个月给我和你们娘一百文钱,这个一会儿也要写到文书上去,我不管你们说什么理由,我和你们娘把你们养活大,你们也该养活我们,谁要是不服气,那这房子和地就不要得了。另外,从前几个月你们都在自己攒私房钱,我和你们娘手里的钱,就不分给你们了,等我们老两口都不在了,再说。还有什么意见没有?要是没有意见,这家就这样分了。”

    四个兄弟都没有说话,那就是没有意见了。王老头对里正等人点点头,“至于你们是不是要另外盖房子到别处去住,也是分家后你们自己的事,留下的一间房子,若是想转给你们兄弟,那就是你们自己商量,我就不掺合了。得财兄弟,请你帮忙把分家文书写一下吧。”

    王得财经历过很多人家分家,就是那陈强子家也是他经手的哦,那时候,是猪脑袋都打成了狗脑袋,现在王家这样平静的分家,倒是出乎他所料,还以为大家都要闹起来,结果却没有。

    没有好啊,各人好好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好。加上王老头的两个兄弟作证,于是这家都分了起来。

    细小的东西不一一分说,但是这一分家,感觉就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至少以后不吃大锅饭了。而楚氏和王铁锁等里正等人吃完中饭后,对众人说了,要另外盖房子住。

    王老头说道:“已经分家了,你们自己打算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都和我说。”

    丁氏踢了踢王金锁的腿,王金锁咳了一声,问道:“那四弟这边的屋子,该咋办?你看,大宝和二宝都大了,还和我们住在一起,要不,四弟就当心疼大宝他们,把那件屋子让给我们吧。”

    “凭什么?”马氏立刻不干了,“大哥真是好打算,四弟的房子难道是水飘过来的?要说,我家里也住不下哩,还有三弟和三弟妹,他们还有三个娃,三弟妹肚子里还有一个哩,他们更是住不下吧。”不管怎么样,这便宜不能让你大房占了。

    王铁锁看着这个情形,就知道自己媳妇说的对,这还真是不能好好的解决了,本来是想直接给三哥他们的,现在如果给了三哥,那就是给三哥找麻烦,恐怕以三哥和三嫂的脾气,也不会占这个便宜。

    楚氏说道:“二嫂说的是,这是爹和娘给我们的房子,既然大家都想要,我也不说多的,谁要是想要,给我和铁锁五百文钱,这房子就归谁了,亲兄弟明算帐,也不至于伤了和气。”

    马氏也是要出去住的,肯定是不想要,不过她现在还不想说,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丁氏自然回去和王金锁商量,毕竟他们不想搬走,可是儿子们也大了。

    “菊儿他爹,我们现在手头上只有一两多的银子钱,要是盖土坯房根本就不够啊。”戚氏叹道。

    王铜锁说道:“不行了,我和亲戚们借一借,打借条都行,总得把房子盖起来,不然闺女们也大了,在一间屋子里也不像话,你肚子里还有一个,根本就住不下。”

    戚氏道:“我回一趟娘家去,和爹他们借一借,好歹把房子给盖起来。”能有个自己的家,是戚氏这辈子最大的梦乡,所以虽然现在钱不够,但是却很坚定的要盖房子起来。

    王铜锁是同样的想法,于是两个人一起去了青山村,戚氏的娘胡氏和戚老汉知道王老头竟然主动分家了,高兴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胡氏直接说道:“早就该分家了,一家子都挤在一起,早晚都要出事,你那公公还算是个明白人,这下好了,你们可以单独过日子了,别人也不会再说我这闺女了。”

    王铜锁有些讪讪的,戚氏忙道:“娘,我这趟和铜锁回来,就是希望能借点钱,先把房子盖起来,不拘是啥样的,就是茅草房,先有个自己的家都成,孩子们都挤在一个屋里住,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胡氏点点头,“很是应该,荷花,我借钱给你三哥他们,你没有意见吧。”胡氏对自己的儿媳妇王荷花说道。

    “瞧娘说的,三哥三嫂都不是外人,我也希望他们过的好哩。娘你做主就成,我一点儿意见也没有。”王荷花在边上忙着给戚家安做鞋子哩。

    胡氏听了心里高兴,这儿媳妇还像话,一点儿都不像她娘那样刻薄,反而是很利索,且对自己和老头子都很孝顺,开始也听这儿媳妇说娘家分家什么的,她还以为是说着玩的,现在女儿亲自过来了,才知道是千真万确哩。

    想着家安这卖野味还攒了不少钱,于是给了戚氏二两银子,“你们拿着,不够了再说,把房子盖起来是正经,千万不要说什么只盖茅草房,现在冬天也快到了,你们可不能苦了孩子们,等家安回来了,我让他也过去帮忙,一定赶到年前把房子给盖起来,让你们也有新房过年哩,以后啊,我去你们那,也能住几天呢。”原来是没有地方住,所以胡氏从来没有在大女儿家里过过夜,现在有了奔头了。

    咱镇上的戚家敏也知道自己的大姐分家了,要盖房子了,也送来了二两银子,“姐,我就盼着这一天哩,到时候让田娃子和磊娃子也在你们家多住几天,我也清闲清闲。”

    这一下子手头上有五两多银子了,盖房子似乎不是个难题了,在王家村,盖房子差不多要花去四两银,且若是这土坯自己做,还能省很多哩。主要就是工钱问题了。

    土坯最后决定了,还是多找几个人做起来,其实也就是用粘土然后掺上稻草,在模子里做成一块一块的,等晾晒干了,就可以用了,不过这搅泥巴是个力气活,得搅匀称了才好。

    那边王家老四已经挑好了地方准备盖房子的,不过听说王老三也要盖房子了,就和楚氏商量了一下,赶明年春天再盖房子,毕竟自己也就两口子,一间房也过的去,王老四还要留着给自己三哥帮忙哩。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气。

    于是一切准备妥当,在凉水河对面,和张婶搁了两百米左右的山坡向阳的地方,就成了王福儿她们以后新家的地方。背后靠着山,前面朝下看就是那凉水河,对面就是王家村,大家都说是个好地方。

    里正王得财象征性的收了一些钱,这地基就归了王铜锁。村里和王铜锁玩得好的人都过来帮工,王铜锁和戚氏商量好了,这干一天活就给一天的工钱,不能因为人家是朋友,就理所应当的使唤人家。

    王福儿几个人就负责做饭,王荷花也回来帮忙了,有时候也会管这些帮工的人的饭,像第一天动土,然后开始砌墙,最后房子盖好了也得请客。好在天气虽然进入了冬天,但是却一直没有下雪,也不是那么音冷,连河里的水都没有结冰,村里的老人都说这是暖冬,麦子估计明年收成不怎么好,因为这天气不冷,地里的害虫就冻不死啊。

    忙忙碌碌了大半个月,王福儿家的房子也已经初成规模了,一共是四间房子,坐北朝南,有很大的一块儿院子,王福儿的建议是把院子也圈起来,只是时间上赶不及,只能是第二年春上再说。

    ☆、新生活

    在进入腊月之前,王福儿一家子终于住进了新盖的四间土坯房,然后从那老宅子里把东西搬了进去。丁氏和马氏跑过来看了看,对戚氏说道:“三弟妹可是深藏不露啊,这么快就成了弟兄几个第一个盖房子的,还盖的这么气魄,爹和娘以前还说你老实哩,其实你都暗地里藏着东西吧。”

    戚氏平静的说道:“大嫂和二嫂这话可说错了,我手里哪里有什么钱,这都是我二妹和我娘他们借给我的,要不是他们,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本来也想问大嫂和二嫂借的,只是大嫂和二嫂那边也说不上话,现在这屋里空荡荡的,也要钱置办哩,正好,你们问了,不如大嫂和二嫂也借点钱给我,我保证会还的。”一席话说的这二人立刻找借口跑来,让她们借钱,比割她们的肉都还疼哩。

    张婶过来看见这丁氏和马氏跟后面有狼追着一样跑了,不由的笑道:“咋了?你两个妯娌跑得比兔子还快。“

    戚氏是和张婶玩得好,有什么话也不瞒着,就说道:“我正想和他们借点钱买点什么桌子椅子的,她们就那样了。”

    张婶听了哈哈大笑,指着戚氏说道:“你啊你,还真是,难怪他们跑得那么快了,现在这样多好,你也用不着怕他们,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如今咱们两家也成了邻居,我心里高兴着哩,你不是要买桌椅啥的?我这手头上还有点闲钱,你先拿去用。”

    戚氏忙摆摆手,“我那是吓唬她们的,也怪她们说话不中听,说我是面上老实,暗地里藏j,其实这桌子椅子,孩子她爹能自己个做一做,也能省不少钱哩。”

    “是啊,铜锁的手巧,编竹篮子都比别人好,做这些东西也不在话下,你家里的三个闺女呢?”

    戚氏道:“她们去河边洗菜去了,那不,就在那哩。”戚氏指着不远处的凉水河说道。

    在这个地方就是好啊,面前不远就是这凉水河,后面靠着山,到时候去山上采个啥的也方便。

    “你这三个闺女,真的比三个小子都强,我都稀罕的不得了,你就等着以后享福吧。”

    腊月初二,是王铜锁一家子宴请好友和亲戚的日子,盖了房子了,这请客是应该的,张婶那天一大早就过来帮忙,戚家安早就送了好几只野基,所以这肉食倒是不缺,王菊儿又去村里卖豆腐的豆腐张家买了十来块豆腐,然后加上王花儿和王福儿早前准备的鱼干,这请客的饭菜倒是不寒碜。

    王老头和赵氏,还有戚老汉和胡氏都坐在上桌,听别人恭维自己的儿子女儿有出息,赵氏第一次没有闹别扭,得意的接受了别人的恭维,胡氏心里却很好笑,这个赵氏,还真是,把自己端的很高哩,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娃盖房子,她出了多少力,反正她是知道的,这赵氏是一次都没有过来帮过忙,反而是过来找自己的女儿女婿要那一百个钱的,真是个只顾自己的主儿,她还真看不上。

    胡氏的二女儿戚家敏对着赵氏说道:“亲家婶子,我姐姐和姐夫能有今天,可真是靠了你了,我得好好的替我姐谢谢你哩。”

    赵氏笑的得意,“你这个镇上的娃说话就是好听。”

    “呵呵,只要你不嫌弃我姐只生女娃子,我还能说更好听的话哩。”这话一出口,好多人都在暗地里笑,谁不知道这赵氏张口闭口就是说戚氏只生赔钱货,现在被戚氏的妹妹说出来,看这赵氏还有啥脸得意起来。

    赵氏的脸果然是变得很有意思,胡氏对戚家敏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她适可而止,这可是她姐家的宴席,可不能给搞砸了,戚家敏自然没有接着说下去,反而说自己说错话了,反正让这赵氏没脸已经达到目的了,这谁还不知道谁啊。看在弟媳妇和大姐的面子上,就饶了这赵氏。

    那边丁氏和马氏也是全身不得劲儿,别人也就专门捡她们觉得不好回答的话问他们,比如说,你三地和三弟妹家该这个房子借了不少钱吧,你们当大嫂和二嫂的,借了多少啊。还比如说,咋从房子开始改,到房子已经成了,就今天这一次看见你们过来哩?平时做饭的时候,你们躲起来了?虽然是开玩笑说的,但是把这两人说的是面部表情睛彩的很,这两人想走,又舍不得这满桌子的菜,只能忍着。

    宴席过后,这新家生活正式开始,新房子是四间,其实还有一间小房子是做厨房用的,比那四间的面积都要小,王铜锁也戚氏住了一间,王菊儿大了,也单独住了一间,王花儿和王福儿两个人住了一间,剩下的一间当成了房杂物和粮食的地方。

    王铜锁夫妻两个人住的房子是最大的,分成了前后两间,前面的当成了堂屋,以后吃饭就在这里。堂屋里是王铜锁自己做的一个简易的八仙桌,上面一点儿漆也没有涂,原滋原味,他又用砍下树剩下的木料作乐六把凳子,这算是基本的家具。

    戚氏陪嫁过来的时候还有一个木头箱子,这里面是放着戚氏等人的衣服和为数不多的钱,都是戚氏在保管。可以说,是家徒四壁不为过啊,不过以后会更好的,王福儿想着,起码现在比在那老院子里强啊,三个娃都有饿了自己的一张小床,也不用挤在一起睡了。

    这个地方不兴炕,要是天冷,直接烧火盆,捡那大块的疙瘩木头烧着了,就能烤火,一般的柴火烧红了紧闭上就能成为那种特别碎的炭,庄户人家要是不想直接烧柴,就用这种炭,但是这种炭的一个不好处,就是化的快,一点儿都不经用,所以大部分人还是烧木头疙瘩,好多人把屋子都熏得黑乎乎的,上面挂着猪肉,到时候就成了腊肉。也算是农村人的特色。

    现在已经进入腊月,王福儿一家子盖了房后,手头上还剩下一两多的银子,这可是以后自己家的原始资金哩,可不能乱花了。开春后,就让爹把猪圈给盖起来吧,然后还要养基,还要,啊呀事情多的是哩,对了,还有小弟弟要出世哩,这还是一项开支,王福儿觉得这钱是远远不够哩,一个月还有乃乃那边的一百文钱哩,真是要命。

    赚钱赚钱,王福儿心里充满了斗志,这没有钱是啥都不是啊。

    王福儿冥思苦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先把络子给打完了,起码到时候能卖个几十文钱,自从上次在针线铺子看到那复杂的络子能多卖钱后,她回来就缠着戚氏让她教,好在王福儿的手不算笨,学会了也打的快,连王菊儿都说王福儿是手脚快哩,所以一般王花儿打打两个络子,王福儿能打三个络子,这速度,让王花儿嫉妒啊。

    等到再一次去集市的时候,王福儿和家里人的针线又得了有一百多文钱,先去米铺买了配好的八宝粥米,然后就兴冲冲的回家了。

    ☆、杀年猪

    腊八到了,家家户户不管你是有钱没钱,都得吃上一碗腊八粥哩,戚氏看着王福儿带回来的米,有些心疼,不过想着孩子们好久都没有吃到白米饭了,也没有说什么了。她现在肚子大着哩,一日三餐都是孩子们在做,王福儿对王菊儿说道:“姐,这米要泡上一晚上,第二天才好煮哩。”

    王菊儿说道:“福儿,你也太浪费了,这东西咱都吃不起啊,以后可千万别买了。”

    “大姐,我这不是看大家都没吃过,买回来让咱们都尝尝吗?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了,等咱有了钱,我买它一袋子。”

    王花儿听了哈哈大笑,“就是,咱们到时候天天吃白米饭,让别人也眼馋咱们。”

    可以立筷子的八宝粥,不像以前吃的那么能看见人影的稀粥,闻起来香的不行,吃起来嘛,还没有吃哩,王铜锁和戚氏就让王菊儿姊妹几个端了满满的一大碗给老屋那边送去了。因为自己家新盖了房子,所以把以前住的地方叫老屋。

    王老头看王菊儿几个送来了这香喷喷的腊八粥,高兴的不得了,就是赵氏也难得的脸上没有绷着,只是马氏看了说了一句,“哟,这三弟和三弟妹才搬新家就能吃上这么好的腊八粥,也不知道这钱以前都是藏在哪里的。”立刻把赵氏的脸从晴转音。

    王福儿道:“乃乃,这腊八粥是我和大姐,二姐几个做络子做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卖了几个钱的,都是我嘴馋自己做主买了这腊八粥回来的,爹和娘都说我小娃子不知道节省哩,不过已经买回来了,也不能退回去,爹和娘也说了,这样也好,咱爹和娘好几年都没有吃到这样的腊八?.

农家女第8部分阅读

- 肉文书 https://www.rouwe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