гǒusんuωu.χYz 你的呼吸勾引我

AV拍摄指南 作者:小说制造机

гǒusんuωu.χYz 你的呼吸勾引我

      梁季泽却很动情,离上一次亲密接触也没多远,但只要看到乔桥,他的小腹就会开始发热,只想把她压到床上狠狠欺负。
    怀里的这具身体单薄而瘦小,不需要多大力气就能完全控制住,梁季泽半哄半骗地让她分开腿,本想先用手指逗弄逗弄她,却发现平常早就湿润泥泞的部位,今天异常干涩。
    指尖一插进去,怀里的人就瞬间绷住了,死死闭着眼睛,一副忍耐的样子。
    “怎么了?”梁季泽虽然喜欢在性爱中加一点小情趣,但还不至于分不清这抗拒是真是假。
    乔桥不敢说实话,含糊道:“可能太累了吧。”
    其实说完她就做好了被霸王硬上弓的准备,因为这种事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了。但这一回却出乎她的意料,梁季泽只是亲了亲她,便转身躺下了,这个意思是他今晚同意暂时放过她。
    搞得乔桥一时没反应过来,毕竟一只从来啖肉嗜血的猛兽某天突然同意吃素,也是够奇怪的。
    关了灯,两个人在黑暗中并排躺着,梁季泽那边传来绵长的呼吸声,好像是睡了。
    乔桥闭着眼睛,她守了一晚上又忙了一天,照理应该沾枕即眠,但放松下来后反倒睡不着了。
    她翻来覆去蹭了半天,还是精神得跟猫头鹰一样,而且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身体终于对梁季泽的挑逗做出了反应,只不过迟了那么一点。
    身体热度逐渐上升,空气也开始变得燥热难耐,心脏的‘砰砰’声被夜晚放大,她突然特别渴望被什么东西填满,这样寒冷又空虚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拽过被子夹到两腿中间轻微地磨蹭着,作用却杯水车薪。
    她支起身子,偷偷往梁季泽的方向移动,仔细去看他的脸。
    床头保留了一盏微弱的夜灯,男人双目紧闭,眉头微蹙,连做梦都像在深思熟虑。但即便这样,也无损他奢华俊美的容貌,而且睡着的时候,比醒着看起来顺眼多了。
    鼻腔捕捉到一种淡淡的香气,乔桥分辨得出是沐浴液的味道,她一直好奇梁季泽家用的沐浴液品牌,非常独特和清新的香味,而这时候又多了一种魅人的味道。
    乔桥小心地凑过去,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力度,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梁季泽立马睁开了眼睛,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
    乔桥吓得弹了起来,她发誓这个吻轻到她甚至一时判断不出来到底亲上没有,但他居然被亲醒了?
    “是你自找的。”
    “我我我我……”
    不给她辩解的机会,梁季泽伸手拽住她的胳膊,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睡衣几乎在同一时刻被剥去,男人像斋戒一月终于开了荤似的,多做一秒钟前戏都嫌浪费。
    胸口的软粒被人咬住,乔桥吃痛地叫了一声。
    “嗯?”探到两腿之间的手指果不其然沾了一手的蜜液,梁季泽轻轻松松插了两指进去,附在乔桥耳边笑:“你这眼泉水,冒得有点晚,不过好在来得及。”
    她听过不少乱七八糟的荤话,可仍然脸烫得像蒸屉,仿佛皮下血管都在听完梁季泽这句话后羞得一起爆裂了。
    “忍得真辛苦。”他叹了口气,“你再不过来,我就要落下病根了。”
    “胡、胡说!”
    “那你来摸摸。”男人抓住她的手往胯下摁去,入手果然极热极大又极硬,真像烧红了的铁棒似的,一想到这个拥有可怕尺寸的玩意儿一会儿要塞进自己的屁股里,乔桥就吓得拼命往后缩。
    梁季泽挑眉:“怎么,自己惹的火,不管灭了?”
    乔桥苍白地抗辩:“我、我根本没碰到你。”
    “碰到了,你呼出的气我都感觉到了。”梁季泽硬是拽着脚踝把人拖过来,揉着她的乳包指控,“你的呼吸在勾引我。”
    乔桥:……
    这也能怪到我头上?
    梁季泽可不理会她的挣扎,以不容抗拒的力量抬高她的臀部,又在她肚子下垫了块枕头,摆成任人为所欲为的姿势。热硬的性器也早就蓄势待发,在身下之人的股缝间来回磨蹭,在入口处顶弄戳刺却又不肯完全进入。
    龟头埋进一点稍微抽动两下便又迅速抽出,梁季泽以这种近乎自虐的方式在挑逗她,身体一阵热一阵冷,一阵空虚一阵饱满,乔桥被搞得眼冒金星,一时分不清‘吃不饱’和‘不吃’哪个更难捱一点。
    她紧紧揪着被单,满腹委屈地回头看了梁季泽一眼。
    男人的动作顿了顿,但接着以更暴虐的方式卷土重来,性器猛地挤进身体最深处,像是一团火焰被顶进了乔桥的肚子,她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快感竟然比疼痛来得更快更剧烈。
    身体被撞得前后摇摆,垫在小腹下的枕头早被搓成一团,梁季泽却还恶劣地贴着她的耳朵低语:“乖,再撅高一点。”
    撅你个大头鬼啊!!
    体内戳刺的巨物那么大那么长,次次都要顶到宫口,这还是乔桥手脚并用往前爬的结果,要是全敞开着让他做……乔桥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她一定会死的!
    梁季泽床上经验十足丰富,甚至能根据乔桥指尖的温度判断她多久即将抵达高潮,乔桥在他身下像条任人宰割的鱼,所有感官都被对方掌控着,简直让人崩溃。
    律动加重,梁季泽吐出一口气,怀里的身体太柔软也太纤瘦,插入的地方又如此温暖和紧窒,仿佛有思想一样随着他的进入抽出而蠕动,只要精神稍一涣散,就会被肉壁吸附着绞出精液。
    这真是一具可怕的身体。
    梁季泽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开始对胸口的两个软粒展开进攻,牙齿和手指一起动作,一边咬住,一边掐住,唇舌配合着,直到将两个软粒舔弄的充血肿胀,变成两颗小葡萄饱满地缀在乔桥胸口。
    “……疼疼。”乔桥小声地喊着,其实根本不疼,只不过快感充盈了她的大脑,混淆了她的感官。
    两条白嫩的腿大大打开着,隐秘地方一览无遗,稀疏的毛发早被体液黏成湿漉漉的一片,阴茎进入抽出,带出一点点白色的浊沫。
    空气都在发烫,乔桥无力地抓着床头,又被梁季泽抱着腰摆成正面侵犯的姿势,屋里的一切都在升温。
    就像一壶不断加温的水,即将抵达沸点。
    梁季泽突然猛地抽出性器,他仓促地抓过乔桥的头发,几乎在龟头刚碰到乔桥嘴唇的时候就抵不住地射了,猛烈的冲击力直接将精液喷射进了乔桥嘴中,她狼狈地像侧头避过这道攻击,却又被第二股第三股精液喷了一头一脸。
    她茫然地睁开眼睛,白色的精液沿着她的下巴和嘴角向下淌,有些还粘在了头发上,色情得可以杀人。
    梁季泽立马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性器还没完全软下来就又硬热如铁。
    乔桥又被拖回床上,身体绞缠成一团,血液都快被烧沸了似的,下半身已经麻木,但高潮仍然一遍又一遍地攀上脊椎。
    不知道什么时候昏过去的,头落到枕头上时也意外地安心,一场性爱反倒让她心彻底定了,管他谢知不谢知的,能这样折腾她的,只有一个梁季泽。
    也只能是梁季泽。
    第二天回了学校,身体还是疼得不行,乔桥干脆请了个假,晚上的排练先不去了。
    知道刘丽文肯定要大发雷霆,但她也想过来了,与其受刘丽文这个半吊子的气,还不如跟着梁季泽学,起码他是有真东西的,就算挨折腾也值啊。
    而且,梁季泽教给她的方法真的很管用,深入了解上流社会的礼仪之后,朱丽叶的日常生活在她脑海中渐渐清晰,朱丽叶也不再是一个符号,而慢慢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会说会笑,有私人生活的伯爵小姐。
    越深入了解表演,越觉得梁季泽所在的高度不要说企及,简直望都望不到。顶尖的演员能用技巧和经验饱满诠释一个角色已经很不容易了,梁季泽身上却全无雕琢痕迹,他只需要往哪儿站一下,你就明白,这个角色就该是他的,就该长他的样子。
    真正的人戏不分之境。
    而能得到影帝亲身指导的自己……
    简直是脚踩狗屎,头顶馅饼一般的超级幸运儿。
    越发觉得不能浪费这个大好的机会,于是乔桥以前所未有的学习热情一头扎进图书馆,发愤图强,争取把梁季泽说的每个字都琢磨明白。
    她这阵子总不在宿舍,也就错过了跟江煜见面的机会,宿管说他来找了好几次,每次听说她不在就回去了。
    乔桥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莲一的事,要是放在以前还担心一下,但彻底了解了莲一的‘粉切黑’属性后,担心的对象就变成了江煜。既然他都急到三番五次上宿舍找她,看来事情有点不妙。
    нαιΤαηɡSんǔωǔ(海棠書屋)·℃ǒΜ
    --

гǒusんuωu.χYz 你的呼吸勾引我

- 肉文书 https://www.rouwenshu.com